定存利率比較

~讓您的小豬撲滿變聰明 \(^o^)/

  • 現在位置: 
  • 首頁
  • 相關報導
  • [美元] 美元準備貨幣的霸主地位不再?

相關報導



標  題:[美元] 美元準備貨幣的霸主地位不再?
日  期:2014-06-10
出  處:經濟日報╱社論
來源網址:
完整內容:  
剛落幕不久的亞洲博鰲論壇,代表中國出席的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雖坦言人民幣尚不具國際主要準備貨幣條件,短期內也難以取代美元的霸主地位,卻又拋出2030年人民幣將與美元、歐元同列全球三大國際準備貨幣的預言,讓各界在半信半疑間,重新檢視自金融海嘯後走弱的美國經濟實力及早前因聯準會推出各式非傳統性貨幣政策後,對美元信心的減弱,是否真會讓美元於21世紀上半時期丟掉準備貨幣霸主的寶座?
 
就貨幣演進史觀之,綜合國力的強弱是成為主要準備貨幣的關鍵要素。因此,在歐元運作成熟及中國強勢崛起的情勢下,當前對美元準備的悲觀預期符合歷史的常規,正如美元當年取代英鎊,且於1945年布列敦森林體制成立後,晉升為全球最重要準備貨幣的過程一般。但康乃爾大學教授普拉薩德(E. Prasad)今年出版的新書《美元陷阱》(The Dollar Trap),直接駁斥這種對美元準備的悲觀論點。
 
普拉薩德指出,許多美元悲觀論者多從美元幣值長期走低,論述美元的首要準備貨幣地位將拱手讓人。然而,每當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出現危機時,美元都會明顯的彈升,21世紀初的網路泡沫、2008年金融危機及2010年的歐債危機都是如此
 
而且,即使身陷風暴核心,如2011年美國政府債信評等遭降評,美元也未如同時遭降評的國家般幣值重挫,甚至還出現顯著的升值,凸顯出美元資產是全球避險需求最佳去處的事實。另一方面,美元資產的高流動性向來被許多國家央行所追捧,這也是近二年的美元占全球外匯存底的比重仍穩定在62%上下的原因之一。
 
事實上,美元不僅受到需求面支持,供給的特殊性也是造就其外匯準備霸主的要件。以避險需求為例,當市場風險趨避意識上升後,資金多流向債券市場,且以風險係數最低的公債為首選。因此,一國公債市場規模及流動性,亦決定該國貨幣是否成為國際準備貨幣的關鍵。由此可知,即使歐元區公債市場規模與美國不相上下,卻因為債券存在18個不同主體的國家,債信評等不一且流動性遠不及美國,使歐元缺乏強而有力的公債市場做後援,無法與美元抗衡。
 
至於近期正積極擴大採用人民幣貿易清算的中國,也逐步開放資本帳及深化國內的債券市場。長期看來,人民幣的確有挑戰美元外匯準備霸主地位的可能,但這個過程勢必相當緩慢且遠比部分中國經濟學家樂觀預期的2030年更久。況且,除了資本帳管制,讓人民幣資產流動性不足外,中國近期分別在東海、南海與鄰國領土爭議升高,難免讓這些與中國貿易往來密切的亞洲鄰國,明顯感受到強勢的威脅,並影響其增持人民幣外匯準備的意願。畢竟,當今中國的崛起與美國以二戰後同盟國領袖高度成立的布列敦森林體制,有背景上的差異。
 
其次,中國經濟與政府架構也是人民幣成為準備貨幣的巨大阻礙。乍看之下,其政府財政狀況相當健康,但前提是不需要承擔龐大的地方政府與國營企業債務若這兩者納入,中國政府的財政健全與透明度便受到質疑。所以,就經濟規模而言,人民幣有躍居國際準備貨幣霸主的條件,但要真正成為準備貨幣,還需要更多的努力,包含資本帳的開放、政府組織的重新架構,以及向主要鄰國確保中國崛起將是一個和平的過程。而這些制度調整及互信建立,都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綜上分析,雖然因為美元外匯準備在需求穩定及供給面的特殊性,使其仍能穩居準備貨幣的霸主地位,但平心而論,全球至今尚未有比美元更安全及流動性更高的國際準備貨幣,應是支撐美元更根本的原因。畢竟,當前美國綜合國力日趨減弱,是不爭的事實,倘若美國未來無法再重現布列敦森林體制時期的強勢風采,美元準備貨幣的霸主地位,終將如沙堆城堡般逐步崩解。
 


回上頁

贊助商連結


毅力、勤奮、忘我投身於工作的人。誠實和勤勉,應該成為你永久的伴侶(富蘭克林)




誠實和勤奮,應當成為你永久的伴侶(富蘭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