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存利率比較

~讓您的小豬撲滿變聰明 \(^o^)/

相關報導



標  題:[日本] 日本國債的遠慮近憂
日  期:2012-05-29
出  處:新華新聞
來源網址:
完整內容:

  日本國債的風險現階段仍然可控,遠慮要大于近憂幾年之內日本儲蓄率由正轉負的趨勢不可避免,資本與負債的缺口會越來越大,靠國民儲蓄支撐債務的模式將難以為繼。

  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惠譽近日宣布將日本國債評級下調至A+,這是2002年11月以來惠譽首次下調日本國債評級。在當前歐債危機再度加劇的背景下,日本在主權債務問題上能否獨善其身,引起市場的高度關注。

  日本確實稱得上是“債臺高築”。在過去20多年裏,日本政府不斷靠借債來刺激經濟增長,以至于其國債總額平均每年以40萬億日元(約合5000億美元)的速度猛增。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1財年年底(2012年3月31日),不包括地方自治體債務在內的日本國債余額為959.9503萬億日元,創歷史最高紀錄。按人口分攤,平均每個日本人負擔約752萬日元(約合9.4萬美元)。有預測認為,到2012年底,日本國債總額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將從日本經濟泡沫破滅前的50%攀升到239%,到2016年將進一步攀升到277%。橫向比較看,無論是債務總額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財政赤字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還是國債依存度,日本目前都在發達經濟體中處于最差行列

  鑒于日本國債膨脹的根源在于政府財政支出龐大,日本財政重建勢在必行。根據日本內閣府發表的“中長期經濟財政測算”報告,如果不進行財政重建,到2020財年,日本國家和地方的基礎財政收支將出現23.2萬億日元赤字,國家和地方的債務總額將高達1238萬億日元。財務大臣出身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因此決定推出消費稅和社保一體化改革方案計劃到2015年10月將消費稅從5%提高到10%,同時出臺養老金、醫療等社會保障方面的配套改革。但日本朝野和民眾對此方案臧否不一,能否推行下去尚是未知數。

  由此看來,惠譽下調日本國債評級是有依據的。但同時也應該看到,日本國債的風險現階段仍然可控,其遠慮要大于近憂。這主要是因為日本國債結構特殊。與歐美國家不同,日本國債多由本國投資者持有,具有內部消化的特點。日本擁有近12萬億美元的國民儲蓄和1400多萬億日元的個人金融資產,國內剩余資金規模龐大,而日本投資者又偏愛本國國債。這使得日本政府具有較強的債務融資能力,能以全球最低的名義利率獲得資金支持,短期內預計不會發生歐洲那樣的債務危機。

  但長期而言,日本國債狀況面臨較大的不確定性。隨著老齡少子化問題的加劇,日本國民儲蓄率將趨于下降,如果政府繼續以當前水平擴張財政支出,日本國債的長期風險勢將凸顯。根據聯合國《人口統計年鑒》,在擁有4000萬以上人口的27個國家中,日本的老齡人口最多,兒童人口比例最低。而日本國民儲蓄率已從1998年的10.5%下降到目前的3%左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幾年之內日本儲蓄率由正轉負的趨勢不可避免,資本與負債的缺口會越來越大,其靠國民儲蓄支撐債務的模式將難以為繼。

  日本瑞穗綜合研究所經濟學家長谷川克之比喻說,在國債問題上,日本政府與國民的關係好比是一個家庭中的父母角色,政府這個“父親”特別能花錢,國民這個“母親”擅長管錢,日本這個“家庭”是否圓滿取決于“父母”關係如何,一旦“離婚”,“父親”就只剩債務纏身了。也就是說,如果日本國民與政府的信賴關係不再,富余資金開始逃離日本的話,日本國債將面臨真正的危機。
 



回上頁

贊助商連結


讀書使人充實,思考使人深邃,交談使人清醒(富蘭克林)




毅力、勤奮、忘我投身於工作的人。誠實和勤勉,應該成為你永久的伴侶(富蘭克林)